罗马的黑人皇帝 附 卡西乌斯 迪奥《罗马史》节译pdf

2018年12月7日20:02:03 发表评论 215
摘要

这是一本知识丰富的书,这也是一本超乎你想象的书。
你可能知道罗马帝国的皇帝是被选举出来的,但你可能不会知道罗马皇帝是由谁推荐选举的;
你可能知道古罗马推崇“地心说”,但你可能不知道这其中涉及的宗教、政治和社会问题方面的隐情;
你可能知道公民权在古代罗马是一种少数人的特权,但你可能不知道公民权的普及也是在罗马帝国时期完成的,而且与我们的主人公黑人皇帝马克里努斯息息相关;
你可能知道当今两大法系之一的罗马法系,但你可能不知道2000年前的罗马法还深刻地影响着对我们当今的生活;
你可能知道决斗比赛在罗马帝国很火爆,风靡整个帝国,但你不一定知道这背后的推手以及它对整个帝国的巨大影响;
你可能知道古罗马的官方史书大都荒诞不经,但你可能不知道罗马的这些史书都是怎样写成的;
……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你可能和大多数史学家一样,忽略了罗马史上一个很重要的人物——本书主人公,罗马的黑人皇帝马克里努斯,一个从卑贱的奴隶成功登上王者之位的黑人,其人生本身就是一个传奇故事。

罗马的黑人皇帝 附 卡西乌斯 迪奥《罗马史》节译 内容简介

本书主要讲述罗马帝国一位黑人皇帝——马尔库斯?欧佩里乌斯?马克里努斯从奴隶到骑士,从角斗士到猎人,从邮差到律师,再到国库总监、近卫军司令直到成为罗马皇帝的传奇经历,同时涉及该时期罗马帝国的政治、经济、法律、军事、文化:皇帝选拔制度及罗马皇帝频繁更换背后的隐情,公民权从少数人的特权到成为一种普遍的权利,罗马帝国主要经济支柱产业决斗产业的风靡,庞大帝国的破产及破产后的挣扎,律师职业的产生及在帝国的广受推崇,罗马法的产生、发展及对世界的影响,罗马帝国的对外战争与对外交流,罗马帝国对宗教的选择及各宗教在罗马的发展,帝国里的黑人及黑人的生活……

罗马的黑人皇帝 附 卡西乌斯 迪奥《罗马史》节译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背景:罗马帝国中的黑人

第二章 制衡:罗马帝国的政治和军事演变

第三章 童年:和平演变与伤寒

第四章 青年:从角斗士到猎手

第五章 机遇:罗马的非洲皇朝

第六章 发迹:从邮差到律师

第七章 转折:风笛与战斧

第八章 变革:公民权的普及

第九章 幻境:军团之梦

第十章 登基:皇帝大选

第十一章 困局:破产的帝国

第十二章 挫折:血战西亚

第十三章 崩溃:太阳神的诅咒

第十四章 毁灭:历史学家的叛变

第十五章 转世:第二位黑人皇帝

附:卡西乌斯?迪奥《罗马史》节译

尤利乌斯?卡皮托利努斯:《奥佩柳斯?马克里努斯 本纪》全译

罗马的黑人皇帝 附 卡西乌斯 迪奥《罗马史》节译 精彩文摘

公元前7世纪—公元前1世纪之间,意大利中部城邦罗马通过一连串战争,逐步征服了地中海沿岸的其他国家,建立起西方历史上规模空前、影响亦罕有其匹的多民族政权——罗马帝国。尽管罗马帝国的缔造者都是祖籍意大利的白种人,但现代意义上的种族主义从未在罗马的版图内生根发芽。现代的种族主义起源于欧洲国家向全球殖民的“大航海时代”,实际上就是白人至上理论,这种理论将白种人和有色人种对立起来,宣称白人在各个方面都优于有色人种,以达到使有色人种自惭形秽、甘心臣服于白人的政治目的。这种直到17世纪才开始成型的种族主义当然从未在古罗马萌生过,罗马帝国内部流行的并不是基于肤色的种族至上理论,而是民族至上理论,即罗马人高于其他一切民族,希腊人由于其文明对罗马影响甚大而受到尊敬,但其他民族,无论白人还是黑人,无论处于石器时代还是铁器时代,地位都差不多。

罗马人的民族至上理论不仅出自其政治和军事经验,而且也有宗教和自然理论的辅助。早在5000年前,生活在今伊拉克地区的苏美尔人就认识到大地是个球体;公元前220年,亚历山大里亚的埃拉托色尼(Eratosthenes)第一次科学准确地推算了地球的周长(误差仅1.8%),稍晚的古希腊学者阿基米德更有“给我一个支点,我就可以撬动地球”的名言。后来,罗马人顺理成章地从希腊人那里接受了这一“大地是个球”的宇宙观。不过,苏美尔人的宇宙观是日心说,也就是认为地球和其他行星都围绕太阳运转,但经由巴比伦人(迦勒底人)流传到古希腊人时,却转变成了地心说。

既然苏美尔人的日心说符合事实,而且后来还被哥白尼、布鲁诺、伽利略等科学家一再证实,那么,古希腊人为什么要把日心说改成地心说呢?

原来,在普遍信仰“天人感应”的古代,宇宙模型这东西绝对不仅仅是一个科学问题,更是宗教问题、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那时,信仰日心说必然会发展成太阳神崇拜,既然太阳高于地球,那么人命自然贱如草芥。于是,世界各地的太阳神教往往喜好人祭,也就是定期杀人祭祀,西亚、美洲和非洲的太阳神教大多如此。这样残酷的宗教不符合历史发展的潮流,地心说教导人类要重视同类的生命,因此广受欢迎。公元前6世纪,苏美尔文明的继承者巴比伦先是陷入内乱,尔后被入侵的波斯帝国征服。受其影响,被古希腊人称为“迦勒底人”的巴比伦人流落四方,在世界很多地区都引发了科技和哲学革命。小亚细亚的希腊城邦受巴比伦天文学影响,了解了日心说,并将其改造成地心说,由此创建了西方哲学之祖——米利都学派。古希腊哲学宗师柏拉图很清楚地心说并不符合事实,为维护地心说理论,他甚至禁止学生进行天文观测。罗马帝国早期的希腊裔学者托勒密(Ptolemaios)是地心说理论的集大成者,认为太阳、月亮、各大行星和一切天体都围绕地球旋转,而地球表面的中心是被亚、欧、非三大洲环绕的地中海,地中海的中心是意大利,意大利的中心是罗马。因此,罗马不仅是地球的中心,也是宇宙的中心,占据宇宙中心位置的罗马人理应统治地球上的一切其他民族,无论他们是什么肤色。按照古罗马神话传说,至高的天神朱庇特(Jupiter)将整个地球的统治权都交给了罗马。罗马皇帝登基后会获得一个黄金地球仪,象征他对整个地球都拥有主权。这种思想现在看起来非常荒谬,但在当时却深入人心,而且直到哥白尼和伽利略时代都还很有市场,因为它虽然不能正确解释天文现象,却能够推动以人为本的哲学思想发展,阻止以太阳神名义进行的血腥暴行,有助于人类文明的进步和国家社会的长治久安。地心说理论解释了罗马人何以能够完成对地中海世界的征服,并在此后长达500多年的时间里,大体保证了这一地区的稳定安宁,史称“罗马式的和平”(Pax Romana)。

罗马帝国的版图跨越欧亚非三大洲,其治下的北非地区当时尚未被阿拉伯人征服,所以黑人比例较现代更大,形成了罗马帝国人口很重要的一部分。这些受罗马统治的黑人社会地位通常不太高,但比日耳曼和波斯等民族要好,后者虽然与罗马人一样属于白人,但因为与罗马为敌,常常在罗马帝国内遭到排斥。古罗马人并不会因为他人肤色深而予以歧视,正相反,他们因为重视身体素质,反倒经常对非洲黑人大加赞赏,老普林尼(Plinius)等很多罗马学者都曾称赞非洲黑人体型匀称优美。类似“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华夷大防”的思想,从未在罗马帝国的主流社会扎根发芽。罗马公众思想上的不歧视,使得非洲黑人有可能通过自身的努力步步高升,黑人与白人的通婚现象更是司空见惯。总之,古罗马人和20世纪的人相比,脑子里的种族偏见更少,好恶几乎都由现实的局势决定。

太阳底下无新事——美国的黑人总统与罗马的黑人皇帝

2008年11月5日无疑是美国历史、乃至于人类历史上划时代的日子。在这一天,民主党参选人——肯尼亚留学生的儿子贝拉克·侯赛因·奥巴马(Barack Hussein Obama),以绝对优势击败了他的共和党竞争对手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当选为第44任美国总统。

尽管奥巴马身上的黑人血统和白人血统各占一半,但并不影响他被肯尼亚和全世界黑人视为心目中的英雄,他在选举中的胜利也被普遍视为美国梦与种族平等思潮的新标志。2009年1月21日,奥巴马在华盛顿正式就职美国总统,这时他在美国的支持率超过80%,在世界各国也都受到广泛的期待与欢迎。建国232年来,美利坚合众国首度迎来了一位有色人种的总统,这离亚伯拉罕·林肯总统(Abraham Lincoln)1863年1月1日颁布《解放宣言》(《Emancipation Proclamation》),废除蓄养黑奴制度以来,已经过去了146年。

奥巴马的当选,注定将会在全球造成持久的思想波澜。许多人为奥巴马的胜利欢呼,称之为对残存于世的种族主义的致命性打击,以及文化平等和价值观念平等思想的重大胜利。在面对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压力之际,当今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将自己的最高领导权交给了一个黑人。人们早已注意到,几十年来,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在美国政府内所占比例越来越大,他们的地位也越来越高,从部长到国务卿,最终荣登总统大宝,似乎形成了一种顺理成章的趋势。不过,山姆大叔突如其来的肤色转换可能会使许多人长期难以适从,经过几百年白人对非洲的殖民统治以后,一旦黑人开始领导白人,又有多少人不会为之震惊呢?

其实,太阳底下本无新事。回顾人类历史,现代人对黑人当选美国总统表现出来的愕然态度实在可以用“少见多怪”来形容。奥巴马的确完成了了不起的成就,不过离创造世界记录还差得很远。图书馆角落里的故纸堆告诉我们,早在一千八百年之前,就曾经有一位黑人取得过比奥巴马更惊人的成就。从公元217年4月到218年6月之间的15个月内,地球上至少一半的白种人都要接受他的统治,以比例而言,相当于奥巴马的5倍。

巧的是,那个让奥巴马遥不可及的非洲黑人,姓氏有点像奥巴马的竞选对手麦凯恩。他的拉丁文原名叫做马尔库斯·奥佩柳斯·马克里努斯(Marcus Opellius Macrinus),在去掉拉丁阳性名词词尾-us以后便成为马克林(Macrin)。此人本应是世界历史上最值得研究的人物之一,但却不幸从未得到过史学界的垂青。对于娱乐界来说,他也可以成为最受欢迎的角色原型:从奴隶到皇帝,从角斗士到国家元首,如此跌宕起伏的传奇人生竟然从未受到好莱坞编剧的垂青,反而任由一群半虚构的形象在银屏上大行其道,这本身就说明现代西方社会在避讳一些什么。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古罗马的黑人皇帝马克林在身后惨遭淡化处理,是否暗示着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的黯淡未来?多年以来一直以“新罗马帝国”自诩的美国,在他的领导下究竟是会走向复兴,还是会步入衰退?他究竟代表种族、文化平等思想的彻底胜利,还仅仅是昙花一现,犹如流星划过天空,尔后一切依旧?他的对外政策是强硬还是柔弱?他能否、并将用什么办法解决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他会成为多年来第一位不对外发动战争的美国总统吗?所有这些疑问,或多或少地都能在马克林这张古老而模糊的镜像里找到答案。

马克林与奥巴马之间的相同点,并不仅有黝黑的肤色。他们都出身贫寒,不是靠暴力,而是靠智慧出人头地,律师是他们的本行,诉讼是引领他们通向权力之巅的桥梁,筹集经费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民众的爱戴与军队的支持是他们最有力的后盾,经济危机与中东战火是他们上台后必须面对的严峻考验。尽管岁转星移,今日的世界无法与古代的世界作简单类比,也不可能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人生。但是,古为今用,学以致用,乃是永恒的真理。如果历史无法用于指导现实,那么学历史还不如去听相声。

我们不妨把马克林的青少年时代与奥巴马的青少年时代作些简单的对比。

马克林在罗马与帕提亚激战时诞生,奥巴马则在美国和苏联冷热交织的对抗中出世。两人都错过了本国的大扩张时代,即图拉真与罗斯福时代,也与哈德良与杜鲁门时代的婴儿潮擦肩而过。他们无缘与大扩张时代的英雄比肩,但也没有沾染婴儿潮一代娇生惯养、固执己见的自私习气。马克林的父母情况缺乏详细的资料,奥巴马的父亲老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Sr)是罗族人(Luo),这个民族是肯尼亚的第三大民族,有三百多万人口,大多居住在肯尼亚东部的沿海地区,以渔业和贸易为生,还有些成员扩展到乌干达东部、苏丹南部和坦桑尼亚北部。西方史料从15世纪起开始记载罗族,据信他们是明初郑和下西洋时因宝船失事滞留在东非海滨的罗姓海员与当地黑人女子婚配产生的后裔,故而以中国祖先的姓氏作为民族称号。此后,罗姓融入了当地群体,并向周围区域扩展,进而发展出“奥巴马”等许多姓氏。罗族以重视教育而在肯尼亚当地闻名,肯尼亚的许多政要都出自该民族。郑和本人是回族穆斯林,命令部下沿途传播伊斯兰教,罗姓海员也不例外。罗姓不大像是回族,更像是南方汉族或苗族,皈依穆斯林既有主将郑和的原因,也有东非靠近阿拉伯半岛,自古受到伊斯兰文化熏陶的原因。因此,老巴拉克·奥巴马的祖上都是穆斯林,这一家族宗教背景在奥巴马参选美国总统的过程中给他制造了不小的麻烦。

老巴拉克·奥巴马年轻时赴美留学,从而结识了奥巴马的爱尔兰裔母亲安妮·丹汉姆(Ann Dunham)。如果没有美苏对抗,奥巴马根本不可能出生,因为当时苏联的崛起在全球掀起了俄语热,他的父母就是在夏威夷大学参加俄语学习班时相识的。一年之后,这对情侣不顾家人的反对而举行了婚礼,因为安妮·丹汉姆当时已经怀孕了。婚后6个月,他们的儿子诞生,这就是在2008年当选美国总统的巴拉克·奥巴马。

图书网:罗马的黑人皇帝 附 卡西乌斯 迪奥《罗马史》节译pdf

此资源下载价格为3图书币,请先
会员充值优惠:充50图书币送30图书币。(本优惠每人仅限一次)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