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据 上海172个慰安所揭秘epub

2019年10月24日20:39:31 评论 22

证据 上海172个慰安所揭秘 内容简介

“慰安妇”制度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侵略中国和亚洲国家期间,强迫各国妇女充当日军士兵的性工具、并有计划地为日军配备军事性奴隶的制度。上海曾是日军慰安所存在时间最长、最集中的城市。从 1993 年至今,作者团队依据战时的日伪档案、日本人在华文献和书籍、日军老兵回忆、战时中国报刊资料、中国受害者和证人的证词,并通过实地查证,发现了 172 个上海日军慰安所。本书将成为控诉日本军国主义战时罪行的又一力证。

证据 上海172个慰安所揭秘 目录

作者简介

前言

绪论 “慰安妇”制度与上海的日军慰安所

1 大一沙龙

2 三好馆

3 小松亭

4 永乐馆

5 陆军“‘慰安妇’团”

6 伦敦酒吧

7 心酒吧

8 伊甸园酒吧

9 阿里郎酒吧

10 少女酒吧

11 亚细亚酒吧

12 光酒吧

13 乐酒吧

14 贝贝酒吧

15 伯格斯酒吧

16—29 美楣里的慰安所

30 东优园

31 大胜馆

32 春园

33 虹口行乐所

34 上海军人俱乐部

35 沪上园慰安所

36 旭俱乐部

37 风月庄

38 沪月

39 末广海军慰安所

40 东宝兴路135号慰安所

41—42 东宝兴路8号、260号慰安所

43 六一亭

44 四川里52号慰安所

45 曙庄

46 南昌上海馆

47 三新里2号慰安所

48—55 虬江路松柏里的慰安所

56—58 虬兴路顺兴里的慰安所

59 映生里3号慰安所

60 余乐里19号慰安所

61—62 フロクター酒吧和Idealism酒吧

63 虬江支路116号慰安所

64—65 海能路26号、31号慰安所

66 水乐庄

67 远东舞厅

68 新田食堂上海支店

69—72 广东街的慰安所

73 军之友社

74 三亚贸易公司

75—77 虹口旅社及其他虹口慰安所

78 海军くがぬ俱乐部

79 文路的“花月”料理店

80 武昌路338号慰安所

81 日之出酒吧

82 汤恩路260号慰安所

83 海乃家

84 海乃家别馆

85 公共租界的慰安所

86 蒙特卡罗酒吧

87 太仓路慈云别业慰安所

88 梦花街慰安所

89 南市食堂

90 靠近法租界的慰安所

91 大上海旅馆慰安所

92 北火车站路局大楼慰安所

93 浦东庆宁寺慰安所

94—95 旗昌栈的两个慰安所

96 杨家宅慰安所

97—111 江湾的慰安所

112—113 政府路、三民路的慰安所

114 大康纱厂附近的慰安所

115 千田、深谷部队慰安所

116 羽田别庄

117 上海寮

118 突击屋

119 恭兴路军人俱乐部

120—136 吴淞的慰安所

137 上海郊外的慰安所

138—142 嘉定的慰安所

143—145 青浦的3个慰安所

146 崇明庙镇慰安所

147 崇明城桥镇慰安所

148 浦东高桥慰安所

149 浦东塘桥慰安所

150 浦上路6号慰安所

151 松江第一慰安所

152—153 宝山城隍庙、罗店慰安所

154 罗店镇米家祠堂慰安所

155 杨行“长谷川青海川慰安所”

156—157 马家宅、徐家宅慰安所

158 丰田纺织厂慰安所

159—160 乍浦路的两个慰安所

161 顺安里慰安所

162—163 塘沽路慰安所

164 昆山路慰安所

165 龙华慰安所

166 峨眉路日本海军直营慰安所

167 张堰油车村的日军慰安所

168 朱家宅慰安所

169 大夏大学慰安所

170 妙凤楼慰安所

171 松江中南街慰安所

172 松江特殊慰安所

附录1 上海日军慰安所统计表 (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2016年11月)

附录2 关于闸北、虹口慰安所组合

后记

证据 上海172个慰安所揭秘 精彩文摘

2 三好馆

三好馆为长崎来的日侨光肌∪キ所设,1920年前便已存在,地点在虹口的越界筑路区域。

根据1920年至1923年的调查,日本的“贷座敷”为躲避租界当局废娼运动的攻击,而设在虹口的越界筑路区域,除了“三好馆”以外,还有“大一”“小松亭”“永乐馆”3家。4家“贷座敷”的娼妓人数稍有变化,1928年共计为32人,1930年为19人。根据日驻沪总领事馆警察署的资料统计,1930年在上海的艺妓及其他接客的日本妇女计1 280人,其中甲种艺妓173人,乙种艺妓(娼妓)19人,旅馆、料理店、贷席、饮食店419人,舞女164人,“洋妾”159人,私娼346人。

中国方面,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开展了废娼运动,上海特别市政府也于1929年6月公告废除公妓,并于1930年3月20日向日总领事馆提出,将“三好馆”,或转为正业或移入租界。于是,日方被迫于次年11月25日,将“贷座敷”内营业的“乙种艺妓”改称“酌妇”,而承认“贷座敷”的继续存在。当时三好馆的“酌妇”为11名,规模比“大一”大,而小于“小松亭”。

根据上海北四川路日本金风社昭和5年(1930年)出版的《支那在留邦人人名录》22版显示,最迟到1930年,三好馆的经营者成了光吉君子,光吉君子有可能与光肌∪キ是夫妇关系,三好馆的新地址在吴淞路松柏里36号。1936年的《人名录》仍标明光吉君子为经营者。那时,专门接待日海军的“三好馆”等7家慰安所已实施严格的检查制度,由日本驻沪总领事馆会同海军陆战队总部,对所中的妇女进行检查,每周2次,这表明对于接待军人的女子的体检已实施严格的检查制度。

有必要指出的是,这一时期的“慰安妇”,无论是日本人还是朝鲜人,基本上她们原来都是娼妓。

在“一·二八”上海事变爆发前的1932年1月,三好馆等4家“贷座敷”便被日本海军指定为慰安所。其中,“三好馆”仍在吴淞路松柏里36号。
综上所述,当时日本海军的所谓慰安所,最初是利用在虹口的妓女为日军服务的,这只要军方与“贷座敷”的老板达成协议即可,这些妓女大多在接待军人的同时也接待普通的日本人,人身依附和被控制远比后来的“慰安妇”要小得多,她们至多只能说是军妓,而不能说是后来意义上的“慰安妇”。这是日军“慰安妇”制度发展的第一阶段。

“三好馆”后来的情况如何,还需要进一步研究。1938年及其以后,“三好馆”似已从《人名录》上消失了。

(苏智良 1999年)

图书网:证据 上海172个慰安所揭秘epub

恭喜,此资源为免费资源,请先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收集于互联网,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著作人和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