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1976的地下文学pdf

2018年2月1日09:02:08 4 624

1966-1976的地下文学 内容简介

文学——社会思潮的风向标。“文革”十年,文艺界一片萧杀。但是在地表的高压和萧杀下,却生发和涌动着激情澎湃的思想岩浆。包括红卫兵文艺、新诗歌运动、知情歌曲、知青文学、手抄本、民间口头文学等,在城市的街道上,在农村的谷场上,甚至是干校和监狱里,到处都有地下文学的声音。《1966~1976的地下文学》对“文革”十年的地下文学进行全面的梳理,原汁原味地呈现大动乱年月的民间文学思潮。

1966-1976的地下文学 目录

引言

第一章:红卫兵文艺浪潮的兴起

无产阶级新文化纪元

红卫兵文艺的高潮:1967年夏-1968年秋

《写在火红的战旗上——红卫兵诗选》

话剧.舞剧.史诗剧

大联唱:《红卫兵组歌》

红卫兵话剧的顶峰之作:《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老红卫兵诗歌创作

《献给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勇士》

第二章:最初的地下文艺沙龙——李坚持、黎利地下沙龙(1967—1970)

1967年北京文艺沙龙雏形

黎利等人的文艺沙龙

批判现实主义小说:《九级浪》、《逃亡》

第三章:从郭路生、依群到童话诗的泡灭——赵一凡地下沙龙(1970—1973)

精神“教唆犯”赵一凡与新诗歌运动

灰皮书、黄皮书、手抄本

新诗歌第一人:郭路生与《相信未来》

X小组的覆没及郭世英之死

形式革命第一人:依群

知青“幼稚病”与童话诗

第四章:黄金时期与“白洋淀诗群”的产床——徐浩渊地下沙龙(1972—1974)

徐浩渊和她的地下沙龙

白洋淀诗群三主将

诗歌的“决斗”

黄金时期的结束——寒流袭来

第五章:“知青歌曲”的泛滥

上山下乡清苦生活的自娱自乐——知青歌曲

《南京知青之歌》案始末

“火车、火车,慢些走”——知青离乡曲

“世上人,讥笑我,精神病患者”——知青悲歌

“请你忘记我”——知青情歌

第六章:军中地下文学活动

西安第二军医大学文学沙龙

女兵之作

第七章:知青文学

《决裂.前进》、《生活三部曲》——知青群体裂变、蜕变

反叛的诗歌与诗歌的反叛

从黑暗和血泊中升起的星光——知青小说《波动》

马背诗篇——内蒙古牧区知青文学创作

第八章:旧体诗词在“文革”中的复兴

《未发表的毛主席诗词》

成年知识分子们的地下诗作

两个事件与手抄旧体诗的流行

一个写旧体诗词的知青圈子

第九章:郭小川、郭小林父子对床夜雨

送给毛泽东的红苹果:《誓言》

疾风暴雨中的郭小川

“坚持派”的代表作《大雁》——致郭小梅、郭小惠

埋在坝下的诗篇:《团泊洼的秋天》、《秋歌》

第十章:监禁文学的诗人群像

“重上战场我亦难“——圈禁中的诗人陶铸

独树一帜的流沙河

悬崖边的树:“胡风集团“分子曾卓、牛汉的命运及诗作

“升华起来吧,我的诗行”

张志新:《谁之罪》、《致爱人曾真的信》

第十一章:1974年江青集团对地下文学的围剿

山雨欲来风满楼

《九级浪》作者毕汝协的“漏网”

“第四国际反革命集团”案

张扬与《第二次握手》

第十二章:爱情文学与性文学

禁区——“文革”中的爱情文学

地下文学对爱情禁区的突破

性文学与性意识的萌动:《曼娜回忆录》、《少女的心》

旧小说的浮起:《塔里的女人》

第十三章:民间口头文学

“文革”中的笑话

《血的锁链》、《梅花党》、《一双绣花鞋》

第十四章:“文革”中的秦城监狱秘密写作

李英儒:八年秦城,两部长篇

狱中吟——李锐与《龙胆紫集》

第十五章:丙辰清明天安门运动前前后后

一月的哀思和愤怒

所谓的“周总理遗言”

丙辰清明天安门广场见闻

清明节后地上文学与地下文学的斗争

丙辰狱中诗作

尾声

未完的结局

后记

参考书目

1966-1976的地下文学 精彩文摘

在1967年随着“文化大革命”运动的迅猛发展,全国各地红卫兵形成了独立的组织系统,他们占领校园,并掌握了部分资金和物资设备——汽车、广播器材、油印机等,开始形成一股政治势力。从1967年初的“二月逆流”到这年夏秋的天下大乱。中央“文革”小组已不能完全控制红卫兵这股力量。在这一历史条件下,产生了为“文革”政治、文化格局所规定的文艺——红卫兵文艺。大批红卫兵文艺作品在短期内涌现出来。

政治运动中红卫兵派系间的斗争和集团间利益冲突,使这些文艺作品具有不同的政治背景。其中的一些政治纠葛往往是促使某些作品产生的动因。这样的作品不能不带有较浓厚的“派性”色彩。由于1967—1968年“文革”运动的急剧变化发展,不同派别、集团命运的沉浮、变迁,也造成这些作品本身的昙花一现。

在1967年夏天,红卫兵文艺进入了一个高潮阶段。在北京,中央戏剧学院“长征”和“红旗”两派分别排出三台话剧:《敢把皇帝拉下马》、《海港风暴》、《五洲风雷》。清华大学井冈山排出了大型歌舞《井冈山之路》。中学海淀区“四三派”联合排出了大型歌舞史诗《毛主席革命路线胜利万岁!》“老红卫兵派”排出了大联唱《红卫兵组歌》,多幕剧《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1968年,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代表大会《红卫兵文艺》编辑部编辑出版了《写在火红的战旗上——红卫兵诗选》。老红卫兵则在“老红卫兵诗歌”基础上,出现了政治幻想诗《献给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勇士》。

首先,介绍一下1967—1968年间首都红卫兵派系之间的情况。在全面内战爆发和局势动荡的1967年夏季,在北京各大专院校红卫兵势力开始重新组合,形成跨校际体系——天派与地派。天派——北京大学“新北大公社”、北京航空学院“红旗战斗队”。地派——地质学院“东方红公社”、师范大学“井冈山公社”、清华大学“井冈山公社”。天地两派矛盾尖锐。

在中学,各红卫兵组织已分裂、组合成三大派:“四三派”、“四四派”、“老红卫兵派”。

“老红卫兵派”由“文革”初1966年6月最先组建红卫兵的一批红卫兵组织构成,成员家庭出身多为干部和红五类,以高干子弟为核心。“文革”运动迅速波及老干部,在1966年11月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家庭已成为运动的直接对象,其中部分人便组织成立跨校际的组织“首都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会”(简称“联动”),喊出“踢开中央文革闹革命”的口号!到处贴出标语“揪出三司后台,枪毙三司后台!”——矛头直指江青、陈伯达等人,打响公开抵抗“文革”运动的第一枪。江青等人下令捣毁联动据点,逮捕其领导人员,关押在国家公安部。由于老红卫兵派在“文革”初宣扬“血统论”,执行极左路线,打、砸、抢和迫害大量平民,已丧失人心,所以“镇压”一至,立即受到整个社会的孤立、反对。

“联动”进行了顽强的抗争。联动成员当时办有刊物《准备!》。红色封皮,上书“准备”两个大字,下方空白无字。准备什么?只有一个大大的惊叹号!仿佛有一只无形的炸弹悬在空中,随时会落下。

图书网:1966-1976的地下文学pdf

80%的人都看过: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4   其中:访客  4   博主  0

    • wxflx788 wxflx788 2

      想了解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历史

      • yunong1983 yunong1983 4

        多谢分享

        • 213 213 0

          • 213 213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