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首长 当官是一门技术活pdf

2018年11月7日12:04:01 18 441

二号首长 当官是一门技术活 内容简介

《二号首长:当官是一门技术活》讲述传媒王子唐小舟,在报社受到总编辑的无情打压,在家里,老婆谷瑞丹红杏出墙。自认为可以和美女记者徐雅宫发展一场轰轰烈烈的暧昧情事,却被委婉拒绝。

正当人生处于低谷时,省委办公厅一纸调令,调他担任新任省委书记赵德良的秘书,命运曲线迅速触底反弹,总编辑的谄媚,谷瑞丹的温驯,徐雅宫的柔情,接踵而至。一幅全景式官场画卷,在他的生命中展现,而他以特殊的视角,发现官场之上,每一件小事,都闪射着政治智慧的光芒。

二号首长 当官是一门技术活 目录

01 官场中的男人:被侮辱的,被损害的

02 称呼领导,确实是个很大的学问

03 大老板换秘书,不仅仅是人事问题

04 人在官场,千万不能依仗拐棍

05 与小人为伍,小人常备小鞋

06 把门前雪扫干净,你就是一个出色的领导干部

07 你可以得罪全世界的人,绝对不能得罪这一个

08 良禽择木而栖,做一个建立结构的人

09 唐小舟开始会办事了,包括办老婆

10 官场有两种人:一种是官,一种是吏

11 赵书记安全回来了,我就放心了

12 不是朋友就是敌人,官场永远没有第三阵线

13 唐小舟的处长任命正式生效

14 老板派出贴身秘书,纪委请出尚方宝剑

15 饭桌上的学问:权力就是要众星拱月

16 市长晚宴,赵德良讲起了将相和的故事

17 省委一号车给唐小舟出了一个大难题

18 替老板办事,就是让他无后顾之忧

19 扫黑:这个马蜂窝真的不能捅吗?

20 雷霆扫黑行动,就此拉开帷幕

21 理想主义的彩色外套剥去了,只留下灰色内衣

22 所谓的百分之百合理,可能是百分之百的臭牌

23 扫黑陷入困境,再论毛主席抗日之政治智慧

24 北京有个调查组下来了

25 彭清源聊大天,东一句西一句

26 多米诺骨牌效应出现了

27 赵德良成了江南官场最大的变数

28 世界上最不容易干的事,就是当官

29 组织部的提名是审慎严谨的,也是最好的

30 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

二号首长 当官是一门技术活 精彩文摘

匆匆将急件整理好,送给赵德良,唐小舟又下楼来到余丹鸿的办公室。有了上次的教训,唐小舟改变了做法,将余丹鸿口述的日程安排记下来,当面重复核对,再打印出来,交给余丹鸿签字。余丹鸿对于他的做法非常恼火,但为了避免背黑锅或者再次被暗算,他不得不这样做。

余丹鸿说完日程后,唐小舟正准备离去,余丹鸿说,你等一下。

唐小舟觉得余丹鸿的语气有点怪,竟然不叫他唐秘书或者小舟,甚至连称呼都省略了。他由此知道,余丹鸿对自己的恼恨,已经表面化。

即使如此,他仍然十分谦恭地问,秘书长,还有事吗?

余丹鸿说,昨晚的书记会上,都讨论了一些什么重要议题?

唐小舟没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作为秘书长,他应该知道,别说向任何人透露书记会的内容是严重违纪,就是秘书长问起此事,都大大的不应该。不该做的事,余丹鸿做了,显然又是给自己设了一个陷阱。他如果不说,表明他对余丹鸿极度不信任。他如果说了,余丹鸿则可以抓住此事做文章,说自己只是考验一下他,没料到他如此不堪信任。无论他怎样做,结局都是错。

好在他的脑子好使,转动得特别快,他决定不走余丹鸿指定两条路中的任何一条,而是另辟蹊径,对余丹鸿说,赵书记那里还等着我,我先去一下,再来向您汇报。

就算他真的再次来到余丹鸿面前,余丹鸿也不可能将这明显违纪的问题再问一遍。唐小舟因此很为自己的机敏得意。

余丹鸿却不肯放过他,说道,你先等一等,我还有话问你。我听说,你到处对人家说,昨晚的书记办公会,研究了你的任职问题?

唐小舟的头一下子大了,这是怎么回事?他本能地说,我没有。

余丹鸿说,你没有?那就是人家造你的谣?可是,一个人这样说,我相信是造你的谣,几个人都这样说,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唐小舟说,秘书长,你这都是听谁说的?只有副厅以上职务,才可能提上书记会或者常委会。处级干部,厅党组集体讨论决定。这是组织程序,我还是清楚的。我为什么要对人家说书记会讨论了一个处级职位这样的话?这不是让人家看我的笑话吗?我还没有弱智到这种地步吧。

余丹鸿说,可是,为什么今天一早,就有很多人跑来告诉我,说你到处对人家这样说?

唐小舟说,我能保证的是,我没说。如果有人真的这样告诉你,你应该问一问告诉你的人,他从哪里听来的。

余丹鸿一下子火了,说,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的意思是说,我冤枉你了?

唐小舟说,你是省委常委,办公厅的领导。你刚才问我的话,我认为你是在就你所说到的事进行调查。所以,我将我所知道的据实回答。既然秘书长认为这件事很重要,那么,我以办公厅普通工作人员的身份请求你,对这件事进行彻底调查。这些话,如果是我说的,给我什么样的处分,我都认。如果仅仅因为有人这样说了,却又没有真凭实据,就认为话一定从我这里传出,那我需要表明态度。我有权请求组织上证明我的清白。

他有一句潜台词没说出来,余丹鸿作为办公厅一把手,他有权对可能影响办公厅工作秩序或者存在的泄密事件进行调查,但他无权捕风捉影,更无权在没有进行深入调查并且取得证据的情况下主观臆断。

余丹鸿自己也清楚,这件事,他只是借题发挥,根本不可能真的调查。事情闹大了,让赵德良较起真来,自己就麻烦了。他立即转换了一种态度,说,我会调查的。我找你问这话,就是调查。这话不是从你这里传出的最好。你要知道,身为书记秘书,你的位置非常重要,说每一句话,都要仔细想清楚。好了,这件事,就到这里,你去吧。

回到办公室,将赵德良的日程安排整理打印出来,拿着打印稿出门,准备下楼找余丹鸿签字,恰好见余丹鸿过来,便叫住他,将日程表递给他。

余丹鸿扫了一眼,很不耐烦地从他手中接过笔,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向赵书记的办公室走去。

每天早晨,余丹鸿都要和赵德良碰碰头,商量一下工作,这是他的习惯。

以前,唐小舟工作抓得紧,通常都在余丹鸿进入赵书记办公室之前,便将日程安排送过去了。今天因为被麻烦事闹的,工作效率受到影响,日程安排出来得晚了些。唐小舟只好等着余丹鸿离开,然后再去送日程表。可是,平常余丹鸿待在赵德良办公室不超过五分钟,今天比较特别,竟然超过了十分钟。唐小舟只好一边整理文件一边等。

余丹鸿自然知道,赵德良今天上午的时间不是那么紧,所以,他足足待了十五分钟才离开。

看着余丹鸿的身影走过去,唐小舟立即拿出日程表,又提了水壶,进了赵德良的办公室。他将日程表交给赵德良,又往杯子里加了点水,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赵德良放下了手中的材料,抬头看了他一眼,说,小舟,你坐一下。

唐小舟愣住了,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赵德良绕过办公桌,走到侧面的沙发前,指了指沙发,说,小舟,坐,坐下来我们聊几句。说着,自己先坐了下去。

唐小舟说,你说,我站着听。

赵德良又一次叫他坐,他才坐下来,只是将半边屁股搁在沙发上,半侧着身子,作洗耳恭听状。

赵德良问,是不是昨晚没睡好?你气色不大好。

唐小舟摆了摆头,说,我没事。

赵德良又问,昨天,运达同志两次提你的事,我没有回应,你有点想法?

唐小舟明白了。难怪余丹鸿在赵书记办公室逗留了那么长时间,原来是在告他的刁状。他已经是第二次在背后搞自己的小动作了,第一次他忍了,这一次,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忍。但是,又不能直接说出来,那一瞬间,他的脑子迅速转动,然后问道,首长你是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

赵德良明显愣了一下,笑了笑,说,你这个小舟。好吧,你先说假话。

唐小舟说,我有想法,按照惯例,省委书记秘书都是综合一处的处长,关于这个职务,中组部也是有规定的。我成了例外,能没有想法吗?就算我不这样想不这样说,别人也知道我一定会这么想。

赵德良又问,那么真话呢?

唐小舟说,就算解决我为处长,那也只是一个处级干部。处级干部不可能拿到书记会或者常委会上讨论。这是组织程序,我懂。我想,陈省长前后两次提到了我,即使他有什么特别的想法,那也不应该是书记会的内容。这事让我感到很突然,也很奇怪。

赵德良说,我们不说运达同志的做法,只谈你的真实想法。你真的从来没有想过?

唐小舟说,我想过。我的真实想法是,我来省委办公厅只有几个月,刚一进来,就解决了副处级调研员,说明关于我的事,组织上考虑得很仔细很周到。我不是刚毕业的年轻大学生,我知道循序渐进的道理。如果我还得陇望蜀,说明我政治上太不成熟,根本不适合现在的位置。

赵德良说,我听出来了,你确实有情绪。

唐小舟说,不是我有情绪,是我有些忧虑。

赵德良说,那也是情绪。说说吧,为什么有情绪?

唐小舟说,今天早晨来上班,我听说一件事,昨天书记会刚散,有人给办公厅每一个人打电话,说书记会上讨论通过了让我当一处处长。书记会讨论一个处长的任职问题?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但不可能的事,有人却拿来作文章,实在太奇怪了。没想到这话传到厅领导那里就变了,变成了我自己四处散布消息说,书记会通过了我当一处处长。

赵德良说,当省委书记秘书,是不是比你当初想象的压力大得多?

唐小舟说,我承认,我以前是一个张扬的人。不仅仅是张扬,而是非常张扬。许多时候,我其实是有意张扬,我觉得我张扬得有理,我有张扬的资本。别人说我恃才傲物,也有人说我嚣张,当然,自然也有人说我狂傲。对于这些评价,我从来不屑一顾。我甚至喜欢那种天马行空、恣意释放的感觉。我觉得当记者,就需要那样的性格。但另一方面,我的内心深处对那些人的看法,也不能说完全不认同。我也知道,我这个人太硬,满身都是刺,把有些人刺痛了刺伤了。自从到省委办公厅后,我确实想把满身的刺拔掉,尝试换一种工作状态。为什么要这样做?不是对我过去的否定,恰恰相反,我认为我是在接受挑战。一个人格完善的人,最基本的能力,就是能够适应不同的工作环境,适应不同的工作需要,适合充当不同的角色。就像以前当记者,需要张扬,而现在当秘书,需要内敛。

赵德良说,不错,你有这种想法很好,也很对。你比我强。当初,组织上让我当秘书的时候,我很长一段时间难以完成角色转换,主要是脑子不通。

唐小舟说,可我没想到,这里比报社复杂得多,我好像怎么做都是错,做多错多,动辄得咎。

赵德良说,难怪黎兆平说你锋芒毕露,我却一点都没感觉到。原来你是把自己的锋芒藏起来了。

唐小舟说,也不完全是我藏起来了。我觉得,工作性质不同了,当记者,需要良心责任心,需要锋芒。但当省委书记秘书,需要的是细致和内敛。

赵德良拍了拍唐小舟的肩,说,小舟呀。不知你想过没有,无论是你锋芒毕露还是含蓄内敛,其实,你都没有错。错的是我们中国的官本位文化。官本位文化,绝大多数时候不需要个性,排斥鹤立鸡群。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讲的就是这个道理。但另一些时候,你又必须有个性,必须鹤立鸡群,否则,别人怎么能发现你?不能发现你,又怎么能提拔你重用你?这里面就存在一个哲学命题。怎么说呢?毛主席说,要善于抓住主要矛盾,这个总结非常好。身处官场,其实就是身处一堆矛盾之中,有些矛盾,你根本解不开,有些矛盾,你根本不需要去解。但你必须学会一种本事,抓住主要矛盾,只要这个主要矛盾抓住并且解决了,其余的矛盾,或者迎刃而解,或者不值一解。

赵德良谈的是官场哲学,其话意也很哲学,高深莫测,唐小舟一时难以理解。他只能点点头,将这席话牢牢地记住,事后再仔细琢磨。

回到办公室后,唐小舟仔细地想,赵书记到底是什么意思?

解决主要矛盾,是这次谈话的立点。自己目前的主要矛盾是什么?是余丹鸿不喜欢自己,处处给自己设置陷阱,想置自己于死地。正因为余丹鸿和韦成鹏的存在,令他觉得省委办公厅绝大多数人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赵书记是不是暗示,自己和余丹鸿的矛盾,是主要矛盾,只要将这一矛盾解决,一切都迎刃而解?不错,余丹鸿是厅里的一把手,只要和一把手之间的关系搞好了,谁还敢和自己过不去?问题是,他和余丹鸿之间能搞好吗?他甚至连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都不清楚,这个死结又怎么解?
游副书记到赵书记办公室谈全省学习科学发展观活动的具体安排,肖斯言大概也知道,两人可能会谈很长时间,所以将游杰的茶杯送到了赵书记办公室。随后,肖斯言进了唐小舟的办公室。

肖斯言说,你到厅里已经两个月了吧?

唐小舟说,两个月还差几天。

肖斯言说,你进入角色很快呀,才两个月,就已经非常出色了。

唐小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你笑话我吧。

肖斯言说,你哪里知道?办公厅那么多人,有些已经工作十几年了,让他们当秘书,还真没几个合格的。

唐小舟说,至少,他们和同事的关系处理得好,而我……唉,真不知道怎么说。

肖斯言看了看唐小舟,问,是不是那些传言?

唐小舟说,不是传言,是谣言。

肖斯言说,不管是传言还是谣言,与你有什么关系?

唐小舟说,老兄,怎么可能没有关系?你难道不知道?有人说,那是我说出去的。

肖斯言说,看来,你得请我的客,然后我教你一招。

唐小舟说,这一招如果管用,别说请你一顿,请你一年都行。

肖斯言说,你不要觉得请我一年,你吃亏了,我告诉你,这是职业宝典,一般人,我还真不告诉他。

唐小舟确实知道肖斯言有些秘笈级的东西,他立即拉开抽屉,拿出一条烟,放在肖斯言手中,说,请你吃一年饭不现实,你这一年的烟,我包了。

肖斯言拿着那条烟在他面前摆了摆,说,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吧,世上的事,不明白的隔重山,明白的隔层纸。如果是干别的职业,你可能需要搞好各种关系,但秘书这个职业不同。你能搞好各种关系自然好,但是能搞好吗?世界上根本没有这样的人。如果搞不好也没关系,你可以得罪全世界的人,只有一个人,你绝对不能得罪。

说过之后,肖斯言向门外走去,到了门口,转过身来,向他挥了挥手上的那条烟。

可以得罪全世界的人却不能得罪一个人。好简单的一句话,果然是不明白的隔重山,明白的隔层纸。整个办公厅都和他唐小舟作对,有什么关系?只要赵德良信任他,他的地位,就和赵德良的地位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换句话说,目前所遇到的所有矛盾,其主要矛盾,却是他和赵德良的关系。只要解决好了这个矛盾,所有一切,或者迎刃而解,或者根本不需要去解。

天啦,赵德良对他说的那番哲学之理,落脚点原来在这里。

仔细一琢磨,这事还真是意味无穷。官场的事,其实也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事。只要涉及人,就一定复杂无比。长期以来,唐小舟最不会处理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否则,他也不会郁闷这么多年。今天他总算明白过来,他之所以搞不好这种复杂的人事关系,是因为他一直在努力地想搞好同所有人的关系,结果是一个都没有搞好。如果用矛盾论的方法来分析,所有关系,都是次要关系,只有其中一个人,才是主要关系。也就是说,你只要搞好这个主要关系,其余所有次要关系,全都解决了。以前在报社同赵世伦的关系是如此,现在在办公厅同赵德良的关系,同样如此。

难怪毛主席那么强调方法论。看起来艰难无比的事,原来只不过是一个思维路径的错误,只要你找到一种逆思维,一切竟然是如此简单。

理解了赵德良的那番话,他同时还看到了话中的另一层含义,赵德良在暗示他,你根本不用担心,一切有我呢。这是不是说,赵德良对他是信任的?真的吗?难道说,他目前的地位已经稳固了?

幸福来得有点太容易了吧?他不太相信也不敢相信。

图书网:二号首长 当官是一门技术活pdf

80%的人都看过: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8   其中:访客  17   博主  1

    • huangzhongtian huangzhongtian 2

      想看看,谢谢通过。

      • dahua993 dahua993 3

        如何?

        • 蔲华 蔲华 0

          好看!!

          • 单排 单排 7

            好书

            • 海浪声 海浪声 3

              好看

              • butong butong 0

                下载看看

                • chenxianlong1988 chenxianlong1988 0

                  好好好

                  • 12345 12345 0

                    好好好好好好

                    • 雪域孤狼 雪域孤狼 1

                      希望能看到一本好书

                      • jjyiling jjyiling 0

                        好书,看看

                        • jankin jankin 0

                          想看

                          • alem alem 0

                            看过一遍了

                            • ZJH ZJH 1

                              我也要看看。。。。

                              • igeliyang igeliyang 0

                                下载看看

                                • yan173254262 yan173254262 1

                                  不能下载

                                  • yan173254262 yan173254262 1

                                    下载看看

                                    • 31774376866666 31774376866666 0

                                      谢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