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 亨利短篇小说选pdf

2019年3月14日21:06:15 10 173
摘要

欧·亨利,是美国著名的短篇小说家之一,美国现代短篇小说之父。他善于描写美国社会尤其是纽约百姓的生活。他的作品构思新颖,语言诙谐,结局常常出人意外;又因描写了众多的人物,富于生活情趣,被誉为“美国生活的幽默百科全书”。

欧 亨利短篇小说选 内容简介

欧·亨利是20世纪初期美国著名短篇小说家,在约十年的时间内,在报章杂志上发表了近三百篇短篇小说。由于作品内容贴近群众生活,篇幅短小精悍,情节引入入胜,语言富于艺术表现力,甚为读者喜爱,他被誉为“美国的莫泊桑”。他的一些名篇都堪称短篇小说的杰作,如《麦琪的礼物》《警察和赞美诗》《最后一片藤叶》等。

欧 亨利短篇小说选 目录

译本序

麦琪的礼物

回合之间

天窗室

爱的牺牲

警察和赞美诗

财神与爱神

没有完的故事

忙碌经纪人的浪漫史

二十年后

华而不实

供应家具的房间

刎颈之交

婚姻手册

比绵塔薄饼

索利托牧场的卫生学

饕餮姻缘

苹果之谜

活期贷款

公主与美洲狮

......

丛林中的孩子

市政报告

新天方夜谭

姑娘和习惯

“各取所需”

幽默家自白

欧 亨利短篇小说选 精彩文摘

麦琪的物1.87美元,找来找去,找了所有可以翻找的地方,只有这些了,而且这些钱里面还有6美分是在买杂货、买菜和买肉的时候砍价慢慢攒下来的硬币,回想起当时和别人分毫必争的样子,德拉就感到非常尴尬。她把这些钱放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点了好几遍,怎样数都是1.87美元,而圣诞节马上就要来临了。德拉很伤心,对此深感无助,只能趴在破旧的小睡椅上放声大哭。哭完以后,她还不禁产生很多感慨,原来生活就是哭泣、哽咽和笑容,其中要数抽噎占多数时候。当这位家庭主妇慢慢平复心情的时候,我们一起来看看她的这个家吧。这是一套带家具的公寓房子,房租是每周8美元。房子的样子难以用语言来形容清楚,但要是说它是乞丐帮的住所也不会有人怀疑的。楼下门道里的信箱从没有人投进去过一封信,电铃也从没有人按响过。在楼下门道旁边贴着一张名片,上面印着“詹姆斯·迪林厄姆·杨先生”的名字。“迪林厄姆”这个名号是主人在之前生活如鱼得水的时候一时兴起加上去的,那时候他每周有30美元的进项。但到了目前这个时候,他的薪水少到只有20美元了。“迪林厄姆”这几个字母也变得看不清楚了,乎它们正在严谨地考虑是否缩写成谦虚、符合实际的字母D。但是,詹姆斯·迪林厄姆·杨太太,也就是刚才给大家介绍的德拉,每天都会在詹姆斯·迪林厄姆·杨先生回家并走进楼上的房间时,亲切地称呼他“吉姆”,而且会和他热烈拥抱。这当然是特别幸福的。停止哭泣之后,德拉在脸上扑了些粉底以遮盖脸色,然后来到窗前,看到黯淡无彩的后院里有一只灰白色的猫正在灰白色的篱笆上行走,她盯着这一景象出神。明天就是圣诞节了,然而她目前手里只有1.87美元给吉姆买一份物,而且这还是她用了几个月的时间,费尽心思一分一毫地积攒下来的。

一周20美元的开销实在是难以承受,他们的支出总是比预算超出很多。只有1.87美元给她的吉姆买一份物,她的吉姆啊。她准备了那么多的时间筹划着要送他一件充满爱心的物,一件灵巧、珍贵的物——至少与吉姆相配的东西才成啊。在他们房间的两扇窗户之间有一面壁镜。你或许见过这种每周房租8美元的公寓壁镜。如果你是一个身材瘦小、身体灵动的人,观察镜中自己那一连串的长条子影像,可能会对自己的容貌有一个大致了解。德拉的身材就十分瘦小灵动,对这门艺术已非常在行了。很快,德拉就像一阵风的离开窗口,来到壁镜前面。她的睛散发着光芒,但20秒钟之内她的面色又恢复了之前的平淡。她迅速把头发打散,让它们完全披散开来。詹姆斯·迪林厄姆·杨夫妇俩到目前为止都分别有一件让他们引以为豪的东西。男主人引以为豪的是从他祖父那里传承下来的宝贝——一块金表;女主人引以为豪的就是她的秀发了。假如希巴女王同样住在天井对面的那幢公寓里,当某一天德拉把头发披散下来在窗外晾干时,那女王看到后肯定会觉得自己的头发不如她的;

假如地下室有数不清的金银财宝,而所罗门王在那里守卫的话,每次迪林厄姆走到那里时,一定会把金表掏出来,好让那所罗门王嫉妒得冒火星。就在这时,德拉的秀发在她的身体上披散着,轻轻地晃动,闪耀着光泽,好那褐色的瀑布。她的头发长及膝盖,披散着的时候就好像是她穿了一件长袍。很快,她又神经兮兮地急忙把头发整理好。她犹豫了一分钟,就在那里呆立着,一两滴泪落到破旧的红地毯上。她穿上那件褐色的旧外衣,又戴上那顶褐色的旧帽子,泪还未擦干,就快速离开房间下了楼,裙子随着她的快速跑动一摇一摆。德拉来到街上立有一块写有“索弗罗妮夫人发制品店”的招牌前,然后跑上楼,气喘吁吁的同时确认这个地方。那位夫人身材臃肿,脸色惨白,与“索弗罗妮”(意大利诗人塔索的诗歌《耶路撒冷的解放》中的人物,已经成为“舍己救人”的象征)的雅号几乎没有任何联系。“你需要我的头发吗?”德拉问。“我倒是要买头发,”夫人说,“掀开帽子,我得先看看你的头发怎么样。”那褐色如瀑布般的长发瞬间倾洒下来。“20美元。”夫人抓起头发看了看,很快就内行地说出了价。“那就赶快付钱吧。”德拉说。嗬,德拉在这之后的两个小时里就好像插上了一双翅膀,在大街小巷飞翔。请不要觉得这个比喻不太妥当。她挨家查找店铺,就是为了给吉姆挑选出一件可心的物。最终,她找到了一件称心如意的物,可以说就是专为吉姆量身定做的,她逛了这么多店铺,这件物最适合了。这是一条颜色朴素、刻有花纹的白金表链。所有质量优越的物品只用货色论优劣,不会用装饰来显摆,而且这条表链与吉姆那只金表简直是绝配啊。她的目光刚一碰触到这条表链,就认定它属于吉姆。它和吉姆一样,外表文静但无与伦比——这一形容对两者都十分恰当。她买下这条表链花费了21美元,然后急急忙忙地回到家里。这时,她还只有0.87美元。吉姆的金表和这条链子搭配在一起,这样不管是在什么地方,不管是在干什么,吉姆都可以充满自信地看时间了。

尽管那只表非常华丽,特别珍贵,但由于表带太破旧,太寒碜,吉姆只是偶尔偷偷地瞥上一。德拉回到家之后,她心里的极度喜悦慢慢变得趋于理性了。她用烫发铁钳着手修补由于爱情和慷慨而造成的损坏,这一直以来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任务,亲爱的朋友们——但是你必须明白这是由于爱情的伟大。不到40分钟,她便把头发修成紧贴头皮的一缕缕小卷发了,这种模样让她神一个逃学的小男孩。她在镜子里来回看着,用谨慎和严苛的光照来照去。“如果吉姆看到我这个样子没有被气坏,”她自说自话道,“他一定会说我和科岛上合唱队的卖唱姑娘很相。但是我又能怎么办呢?唉,只有1.87美元,我也是无能为力啊。”7点时,她把咖啡煮好了,然后把煎锅放在热炉上,以准备随时做肉排。吉姆像往常一样准时回家。德拉手中紧握着那条表链,坐在他进门经常路过的桌子角上。很快,下面楼梯上传来了她非常熟悉的脚步声,她非常紧张,脸色苍白。她有一个为最简单的日常事物而默默祈祷的习惯,现在她低声说:“求求上帝,他一定要觉得我还和以前一样美丽。”吉姆打开门走了进来,然后关上门。他看起来很瘦弱,面容严肃,好可怜啊!他只有22岁,就要经受这样的重担!他还要购置一件新大衣,而且他连一双手套都没有。吉姆一动不动地站在屋门旁边,就好像猎犬闻到了鹌鹑的气味。他紧盯着德拉,这种前所未有的神情令她恐惧至极。吉姆的表情既不是生气,也不是吃惊,又不是失望,更不是厌恶,与她想到的任何一种神情都不相同。他仅仅是面带这种神情紧盯着德拉。德拉跳下桌子,走向他身边。“吉姆,亲爱的,”她大声说道,“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把头发剪掉卖了,因为要是不送你一件圣诞物,这个圣诞节我的心里就很难受。头发还会再长的——你没生气,是吧?我除了这么做没有别的选择。我的头发长得快极了。说一句‘圣诞快乐’吧!吉姆,让我们快快乐乐的。你肯定猜不到我给你买了一件多么好、多么美丽精致的物啊!”“你已经把头发剪掉了?”吉姆费力地问道,乎他难以接受这明摆着的事实。“剪掉卖了,”德拉说,“不管怎么说,你不也同样喜欢我吗?没了长发,我没有变啊,对吗?”吉姆古怪地四下望了望这房间。“你说你的头发没有了吗?”他像白痴一样问道。“别找啦,”德拉说,“告诉你,我已经卖了——卖掉了,没有啦。现在是平安夜,好好待我,这是为了你呀。也许我的头发数得清,”突然,她特别温柔地接下去,“可谁也数不清我对你的爱啊。我可以做肉排了吧,吉姆?”吉姆如梦初醒,把德拉紧紧地搂在怀里。现在别着急,先让我们花10秒钟从另一角度审慎地思索一下某些不太重要的事。房租每周8美元,或者100万美元——那有什么差别呢?数学家或才子会给你错误的答案。麦琪带来了宝贵的物,但就是缺少了那件东西。这句晦涩的话,下文将有所交代。吉姆从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包,扔在桌上。

“别对我产生误会,亲爱的!”他说,“即便是剪掉了头发,也不会减弱我对你的爱。不过,你只要看看我送你的物,就会明白我刚才为什么发呆了。”德拉用她白皙的手指灵巧地解开丝带,打开纸包。紧接着是欣喜若狂地尖叫,“哎呀!”突然又泪流满面,急需男主人千方百计的慰藉。这是因为摆在桌上的梳子——全套梳子,包括两鬓用的,后面用的,样样俱全。那是很久以前德拉在百老汇的一个橱窗里见过并羡慕得要死的东西。这些美妙的发梳是纯玳瑁做的,边上镶着珠宝——它的颜色和她漂亮的头发搭配起来真是太合适了。她明白,这套梳子实在太昂贵,对此,她仅仅是羡慕渴望,从没想到自己会拥有这个。现在,这一切居然属于她了,可是只有自己在拥有美丽长发时才有资佩戴这欣羡已久的装饰品,而那些美丽长发已经不在了。不过,她依然紧紧地抓住梳子,过了很久才抬起泪水婆娑的双,微笑着说:“头发很快就会长出来的,吉姆!”随后,德拉仿佛一只被烫伤的小猫跳了起来,叫道:“哦!哦!”她还没把给吉姆的漂亮物给他呢。她急不可耐地把手掌摊开,把东西递给他,那没有知觉的贵重金属乎反映出她欢快的心情。“怎么样,吉姆?我搜遍了全城才找到了它。现在,你每天得把表拿出来看100次。把表给我,我看看它们搭配在一起怎么样。”但吉姆没有听她的,反而倒在睡椅上,两手枕在头下,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德拉,”他说,“让我们把圣诞物放在一边,保存一段时间吧。

它们实在太好了,但目前尚不宜用。我为了买那个梳子,卖掉了金表。现在,可以准备做肉排了吧。”正如诸位所知,麦琪是聪明人,聪明绝顶的人。他们把物带来送给出生在马槽里的耶稣;他们发明了圣诞互赠物的习俗。因为他们是聪明人,所以毋庸置疑,他们的物也是十分聪明的物,假如两样东西完全相同,或许还有权利相互交换。我在这里已经用很不自然的文字为大家介绍了这么一个平淡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住在公寓套间的两个傻孩子,而故事的结局也十分平淡,没有大喜大悲。他们都非常不理智地为了对方把自己最为珍贵的东西舍去了。但是,现在的聪明人要知道的是,在所有赠送品的人里面,这两个人是最聪明的。在所有赠送又收到品的人里面,他们这样的人也是最聪明的。不管在哪里,他们都是最聪明的人。他们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圣人麦琪了。

图书网:欧 亨利短篇小说选pdf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0   其中:访客  10   博主  0

    • libin libin 0

      试一下“

      • 598094680 598094680 0

        很好的一个网站。良心

        • brandyac brandyac 0

          赞赞

          • wycbass wycbass 0

            厉害了~

            • bbmax bbmax 0

              很棒!

              • yyj yyj 0

                期待

                • gogo gogo 0

                  站主大好人!

                  • yankui yankui 2

                    懂的故事,方得甜梦

                    • zsh zsh 9

                      很好

                      • 大地早上好 大地早上好 2

                        非常喜欢这个网站,资料浩如烟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