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全集(全20卷)pdf

2019年7月19日09:17:07 16 196

鲁迅全集(全20卷) 内容简介

《全集》总目以鲁迅亲定的著述目录为基础,增加了译作部分,并力求各册字数大致相当。全书大致分创作、古籍校辑、译作三大部分。各部分内容按时间先后排序。全书总计六百余万字,共分二十卷。

鲁迅全集(全20卷) 目录

《鲁迅全集》总目

鲁迅先生全集序(蔡元培)

第一卷 坟 呐喊 野草

第二卷 热风 彷徨 朝花夕拾 故事新编

第三卷 华盖集 华盖集续编 而已集

第四卷 三闲集 二心集 伪自由书

第五卷 南腔北调集 准风月谈 花边文学

第六卷 且介亭杂文 且介亭杂文二编 且介亭杂文续编

第七卷 致许广平书信集 集外集 集外集拾遗

第八卷 会籍郡故事集 古小说钩沉

第九卷 嵇康集 中国小说史略

第十卷 小说旧闻钞 唐宋传奇集 汉文学史纲要

第十一卷 月界旅行 地底旅行 域外小说集 现代小说译丛 现代日本小说集 工人绥惠略夫

第十二卷 一个青年的梦 爱罗先珂童话集 桃色的云

第十三卷 苦闷的象征 出了象牙之塔 思想·山水·人物

第十四卷 小约翰 表 俄罗斯的童话 附:药用植物

第十五卷 近代美术史潮论 艺术论

第十六卷 壁下译丛 译丛补

第十七卷 艺术论 现代新兴文学的诸问题 文艺与批评 文艺政策

第十八卷 十月 毁灭 山民牧唱 坏孩子和别的奇闻

第十九卷 竖琴 一天的工作

第二十卷 死魂灵 附录:自传 鲁迅先生年谱 鲁迅译著书目续编 鲁迅先生的名·号·笔名录

鲁迅全集(全20卷) 精彩文摘

鲁迅先生全集序(蔡元培)(摘自第一卷)

"行山阴道上,千岩竞秀,万壑争流,令人应接不暇";有这种环境,所以历代有著名的文学家美术家,其中如王逸少的书,陆放翁的诗,尤为流行的作品。最近时期,为旧文学殿军的,有李越缦先生,为新文学开山的,有周豫才先生,即鲁迅先生。

鲁迅先生本受清代学者的濡染,所以他杂集会稽郡故书,校嵇康集,辑谢承后汉书,编汉碑帖,六朝墓志目录,六朝造象目录等,完全用清儒家法。惟彼又深研科学,酷爱美术,故不为清儒所囿,而又有他方面的发展,例如科学小说的翻译,中国小说史略,小说旧闻钞,唐宋传奇集等,已打破清儒轻视小说之习惯;又金石学为自宋以来较发展之学,而未有注意于汉碑之图案者,鲁迅先生独注意于此项材料之搜罗;推而至于引玉集,木刻纪程,北平笺谱等等,均为旧时代的考据家赏鉴家所未曾著手。

先生阅世既深,有种种不忍见不忍闻的事实,而自己又有一种理想的世界,蕴积既久,非一吐不快。但彼既博览而又虚衷,对于世界文学家之作品,有所见略同者,尽量的迻译,理论的有卢那卡尔斯基,蒲力汗诺夫之艺术论等;写实的有阿尔志跋绥夫之工人绥惠略夫,果戈理之死魂灵等,描写理想的有爱罗先珂及其他作者之童话等,占全集之半,真是谦而勤了。

"借他人之酒杯,浇自己的块垒",虽也痛快,但人心不同如其面,环境的触发,时间的经过,必有种种蕴积的思想,不能得到一种相当的译本,可以发舒的,于是有创作。鲁迅先生的创作,除坟,呐喊,野草数种外,均成于一九二五至一九三六年中,其文体除小说三种,散文诗一种,书信一种外,均为杂文与短评,以十二年光阴成此多许的作品,他的感想之丰富,观察之深刻,意境之隽永,字句之正确,他人所苦思力索而不易得当的,他就很自然的写出来,这是何等天才!又是何等学力!

综观鲁迅先生全集,虽亦有几种工作,与越缦先生相类似的;但方面较多,蹊径独辟,为后学开示无数法门,所以鄙人敢以新文学开山目之。

然欤否欤,质诸读者。

民国二十七年六月一日蔡元培

蔡元培、宋庆龄为《鲁迅全集》写的广告(摘自第二十卷)

敬启者鲁迅先生为一代文宗。毕生著述承清季朴学之绪余奠现代文坛之础石。此次敝会同人特为编印全集欲以唤醒国魂砥砺士气。谅为台端所赞许。惟因全集篇幅浩繁印刷费用甚巨,端赖各界协力襄助以底于成。除普通刊本廉价发行预约外,另印精制纪念本一种以备各界人士定购,每部收价国币一百元。将来除印刷成本外,如有溢利一概拨充鲁迅先生纪念基金。素仰台端爱护文化,兹特附呈鲁迅全集样本一册。倘荷赐购并介绍友人定购则不仅敝会之幸而已顺颂。

著 祺 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 主席 蔡元培副 主席 宋庆龄

鲁迅自传(摘自第二十卷)

我于一八八一年生于浙江省绍兴府城里的一家姓周的家里。父亲是读书的;母亲姓鲁,乡下人,她以自修得到能够看书的学力。听人说,在我幼小时候,家里还有四五十亩水田,并不很愁生计。但到我十三岁时,我家忽而遭了一场很大的变故,几乎什么也没有了;我寄住在一个亲戚家里,有时还被称为乞食者。我于是决心回家,而我底父亲又生了重病,约有三年多,死去了。我渐至于连极少的学费也无法可想;我底母亲便给我筹办了一点旅费,教我去寻无需学费的学校去,因为我总不肯学做幕友或商人,--这是我乡衰落了的读书人家子弟所常走的两条路。

其时我是十八岁,便旅行到南京,考入水师学堂了,分在机关科。大约过了半年,我又走出,改进矿路学堂去学开矿,毕业之后,即被派往日本去留学。但待到在东京的豫备学校毕业,我已经决意要学医了。原因之一是因为我确知道了新的医学对于日本的维新有很大的助力。我于是进了仙台(Sendai)医学专门学校,学了两年。这时正值俄日战争,我偶然在电影上看见一个中国人因做侦探而将被斩,因此又觉得在中国医好几个人也无用,还应该有较为广大的运动……先提倡新文艺。我便弃了学籍,再到东京,和几个朋友立了些小计划,但都陆续失败了。我又想往德国去,也失败了。终于,因为我底母亲和几个别的人很希望我有经济上的帮助,我便回到中国来;这时我是二十九岁。

我一回国,就在浙江杭州的两级师范学堂做化学和生理学教员,第二年就走出,到绍兴中学堂去做教务长,第三年又走出,没有地方可去,想在一个书店去做编译员,到底被拒绝了。但革命也就发生,绍兴光复后,我做了师范学校的校长。革命政府在南京成立,教育部长招我去做部员,移入北京;后来又兼做北京大学,师范大学,女子师范大学的国文系讲师。到一九二六年,有几个学者到段祺瑞政府去告密,说我不好,要捕拿我,我便因了朋友林语堂的帮助,逃到厦门,去做厦门大学教授,十二月走出,到广东,做了中山大学教授,四月辞职,九月出广东,一直住在上海。

我在留学时候,只在杂志上登过几篇不好的文章。初做小说是一九一八年,因了一个朋友钱玄同的劝告,做来登在《新青年》上的。这时才用"鲁迅"的笔名(Pen-name);也常用别的名字做一点短论。现在汇印成书的有两本短篇小说集:《呐喊》,《彷徨》。一本论文,一本回忆记,一本散文诗,四本短评。别的,除翻译不计外,印成的又有一本《中国小说史略》,和一本编定的《唐宋传奇集》。

一九三〇年五月十六日

图书网:鲁迅全集(全20卷)pdf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加好友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网站备用地址)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6   其中:访客  16   博主  0

    • 1131557266 1131557266 1

      读一读

      • 挪威去不去 挪威去不去 0

        这书中国人都应该读一读。

        • 凫知念渚 凫知念渚 0

          呃!这个要怎么下载?

          • lver lver 0

            谢谢啦

            • Crazywu Crazywu 0

              好书,辛苦

              • 路幕 路幕 0

                谢谢

                • 13857268048 13857268048 4

                  鲁迅先生的书是一定要收藏的!

                  • 0000 0000 9

                    厉害了

                    • ruhu ruhu 1

                      鲁迅,时代的孤独者

                      • 15515 15515 0

                        不知道

                        • 网 0

                          孩子要下载学习下

                          • 文明 文明 0

                            确实是太好了。

                            • 天涯浪人 天涯浪人 0

                              一直寻找的好书

                              • Fighting Fighting 0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鲁迅

                                • 夜 1

                                  中国的脊梁!

                                  • lioshun lioshun 9

                                    不错